文章:07 年歲是冠冕

07 年歲是冠冕

 

【Sooo文章】曾經參加教會一位97歲長者的安息禮拜。

是的,97。難以想象的數字。
「活到97歲的感覺是怎樣的呢?」
安息禮拜回程時我問自己。
安息主懷的是教會一位長者。終年97歲。1919年出身。
我認識他的時候自己只有18歲,
當時他已經是80歲。

我問自己:「究竟 87歲與97歲有何差別?」
我不知道。
我只能嘗試這樣揣測類比:
若然27歲與17歲大概是「男神」與「怕醜仔」的差別,
那麼,97歲與87歲之間,大概同樣是差天共地的。

不過,我想,
經驗這差天共地 本身已經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
一個人,
好不容易的、帶點幸運成分
活到如此高齡。
然後,獨個兒屹立在這長壽的頂峰上,
卻找不到身邊另一個與自己相同感受的人
——別人都只是大概揣測着你的長壽。
敬佩地。那種感覺,究竟是怎樣的呢?

那位長者去世前一個月,
我與女兒散步的時候剛巧碰上了他。
當時,他坐在輪椅上,
他五十多歲的女兒推着輪椅陪伴着。
我與一歲的女兒拖着手在路的另一端。
碰面了。
我和太太吩咐女兒向老伯伯打個招呼。
坐在輪椅上的他,身體明顯衰弱了許多,
沉默的,表情不多的,
卻一直定睛望着我的女兒。
我們再吩咐女兒打招呼。
女兒不是常常跟人打招呼,
不過,那次,她卻向老伯伯打了一個招呼。
然後,我至今仍記得那位長者的表情
——那是我一生從未見過的表情
——我不知怎樣形容
——深度的,安穩的,微笑,凝望着。
97歲的他,坐在輪椅,
望着一歲的小女孩跟他打招呼。
一直深深的凝望。
那份深深的感覺,我至今仍然記得。

活着,本來就是一段帶着魔法般的奇妙過程。我的意思是,
不要問活着的內容是甚麼、
怎樣活、如何活等問題。
不用問。
純粹的呼吸,一直呼吸,休息,復原,
一直持續,本來就是一件奧祕事。

余華的經典小說《活着》
大概就是要帶出這個道理。
小說中的主人翁福貴一直活着。
他的一生經歷無數不同層次的苦難——
個人的、家庭的、社會的、時代的、
自討苦吃的、別人加害的
——目睹身邊的人一個一個離去,
自己卻仍然一直在活。

「一直在活」,這句說話聽起來有點突兀,
因為我們很少會這樣說。
「活」明明是一個動詞,
但我們很少留意「在活」這個一直持續的現象。
雖然我們沒有談及「在活」,
我們卻真的一直在活。
這是我們生命一切的最基本,
我們卻沒有感激這份恩賜。

因此,對於「人生的意義」這問題,
我近日有這樣的思考:
活着,純粹的活着,就是活着的意義。
這不只是我的看法。
德國神學家莫特曼(Jürgen Moltmann)年近九十歲高齡的時候,
他說:「我們活,就是為着活着而活。」(Wir leben, um zu leben)

活着,一直在活。
這就是活着的意義。
因為「活着」本身是上帝的恩賜。

作者: 陳韋安

相關節目:

電台是粉紅色的秋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 48 = 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