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02 中文老師

02 中文老師

 

【Sooo文章】昨天,帶着女兒回到父母老家吃飯,閒談中母親埋怨我小時候的舊東西一直霸佔地方,我就隨心打開我小時候留下來的紙皮箱。打開後,除了一些中學時代的舊唱片,我還發現一本小學的畢業紀念冊。

紀念冊是木造的。封面寫着「隨緣」兩個字。沒有甚麼意義。它只是八十年代的我在文具店買來的矯情紀念冊——是的,小學六年級生的矯情,我想大家應該都能體會與明白。打開紀念冊,同學們的名字悠然記得,電話號碼只得六位數,地址也大概早已不再住人。每一頁背面都寫上同學們送上毫無意義的祝福金句。反而,事隔二十多年,最值得懷念的,其實是他們的字跡。字跡才是我們彼此留下來的童年回憶。

不過,最令我驚喜的,竟然是其中一頁由小學中文老師寫給我的留言。它是整本紀念冊中唯一的成年人筆跡——我最敬愛的中文老師:黃美蘭老師。提及她的名字,不是因為她是甚麼偉人。事實上,她只是一間公共屋邨的小學老師。不過,「黃美蘭」,紀念冊留言的下款寫着「黃美蘭」,我就深深記得這位我喜愛的中文老師黃美蘭。

小學時,我是下午校的學生。我如今仍然記得中文作文課的情景。歷歷在目。黃昏六點放學。放學前的最後兩節是「連堂」的中文作文。窗外是橙黃色的黃昏。身體與夕陽一起逐漸疲倦。肚子正處於晚飯前最後臨界點的飢餓狀態。我,卻坐在老師桌前面的第一行(因為矮),面對面在黃老師前面意志堅強地寫作、寫作。

對我來說,每次作文都是期待已久發揮創意的好機會。我的舌頭幾乎伸了出來。寫、寫、寫。擦、擦、擦。放學前的最後一刻,原稿紙上留下了充滿心與血的幾百字。右手手背則的小鮮肉,滿是烏黑的鉛筆痕。背着沉重的小學雞書包,右手極度疼痛,內心卻是非常滿足。每次呈交以後,我都期待黃美蘭老師的評語——她是我的作文老師,也是我第一個讀者。八十分、九十分也有。非常開心。如此,一位小學生被鼓勵了。作為一位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黃老師,你知道嗎?你大概自己也不知道吧,你的鼓勵對一個小學生的生命影響有多深遠呢!

小學畢業以後,中一派位,我被分派到一所元朗的Band 1 名校。當我懷着同樣的期待與盼望,等待中學生涯第一次作文堂,我卻遭受極大的打擊。「你的中文並不好。」他是一位年紀老邁、快要退休的先生。自此以後,我就不再覺得自己是寫作的材料。

我想說,黃美蘭老師,感謝你的鼓勵。
你的鼓勵——到今天,仍然像這頁紀念冊般,帶着生命清風般的力量。

作者: 陳韋安

相關節目:

電台是粉紅色的秋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 34 =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