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01 口吃的人

01 口吃的人

 

【Sooo文章】其實我是一個口舌笨拙的人。

我不是故作謙卑,也不是說自己不懂講說話。所謂「口舌笨拙」,我是說,名副其實、真真正正、字面上的「口舌笨拙」。我是一個口吃的人。

小時候,我是一個很喜歡講話的人。還記得讀幼稚園的時候,老師半開玩笑向我媽媽投訴說:「陳韋安有四張嘴巴:前面一張、後面一張、左面一張、右面一張。上課時,他總是四周撩人傾偈。」不過,生命的故事恍如童話中段劇情般轉折。生命的難題無聲無息、不發一言地出現。小學時期,某一天,正如統計學上每二十個男孩子就有一個出現的問題,我突然發現自己有口吃的毛病。

我還記得小時候這一幕:我在衆親戚面前說:「我哋不如一……一……一路行, 一……一……一路食啊。」換來的是在場衆人沒有惡意的歡笑。不過,童年陰影就遠遠超乎我想像的停留在我的生命之中。自此以後,我不敢隨便向人開口說話,連「早晨」也不敢說出口。同時,外向的性格也逐漸變成內向的性格。(當然,現在的我喜歡自己內向的性格)

口吃的人最明白口吃的苦況。明明是一句簡單的說話;明明是簡簡單單的一個「我」字、「關」字、「一」字,我就是偏偏說不出口。常聽見有人對我說,慢慢說,不要說得太快,放鬆一點,就是了。不行的。試問,抑鬱的人可以提醒自己快樂一點,就會變得快樂嗎?沒有人不知道,只要把話說得慢一點,放輕鬆一點,不要緊張,自然呼吸,就不會有口吃的問題。問題是,口吃的人就是無法無法做到。

信主以後,生命得着改變。因此,口吃也成為我常常向天父祈求的事。我常常禱告,期盼天父能夠讓我改變口吃的困境。我自己也是一個喜歡研究的人。我閱讀很多有關口吃(Stuttering)的書籍、理論,認識相關的理論、成因、練習等。我自己成為自己的研究對象。你說這些年來毫無改善嗎?當然不是。然而,十多歲、二十多歲、三十多歲,從小孩、青少年、成人,它一直都在。

還記得幾年前觀賞《王上無話兒》(The King’s Speech)這電影,感動萬分。故事的主人翁是英國佐治六世國王,他是一位天生嚴重口吃的國王。面對二戰德軍的襲擊,作為一國之君的佐治六世要在大氣電波中在全國人民面前向德軍宣戰。無獨有偶,當時的英國首相丘吉爾(Winston Churchill)同樣是一個口吃的人。因此,一個有趣的情景:這兩位口吃的英國領袖,正要面對敵方希特拉這位天生演講天才。二戰,同時是一場演說之戰。

萬萬意想不到,口吃的我現在成為了一個講道、講學的人。沒有,口吃的問題沒有離我而去。它一直都在,隨時都在,甚至會突然來臨。但是,我就是這樣的講下去。我很羨慕那些講話無需成本,不費吹灰之力就口若懸河的人。我不是這樣的人。對我來說,每一番話都需要比其他人付出兩倍以上的努力,事倍功半以後,才能正常完成的。說話是我生命中一根不能拔掉的刺。我估計,天父把這根刺留下,要我深深地知道,每一次說話都必需是上帝的恩典——我是這樣想的。

作者: 陳韋安

相關節目:

電台是粉紅色的秋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77 − 71 =